广告合作邮箱:JAV99HD@gmail.com
合理安排看片时间,享受健康生活。

  首页  »   家庭伦理 »  日本企业公司的秘密

日本企业公司的秘密

更新时间: 2019-08-28 15:54:20

曹大斌,男,23岁,一年前以极其优异的成绩毕业于广东省中山大学后,不满足于现状的他不顾家里人的阻挠,只身一人来到日本东京的京都大学深造,刚到学校报到的时候那些令人眼花缭乱的学费就让家境贫寒的曹大斌感觉到自己已经承受不住了,可是背井离乡的他硬是将这个包袱背了下来,他刚刚来到一个新的环境就已经感觉到生活的压力在一步一步的朝他走来,今后可怎么办呢?

「你动作快点,客人都等急了!!!」

「实在不好意思,马上就好!!!」

「如果再这样下去的话,你明天就不用再来了!!!」

这是一家正宗的日式寿司店,一到晚上,吃饭的人特别多,老板只好再雇佣一个服务生来解燃眉之急,就是这个偶然的机会曹大斌被雇佣了,可是好景不长,由于来来往往的客人太多了,再加曹大斌对寿司又不熟悉,所以做起事来总是比别人慢半拍,时间长了,老板也烦了,曹大斌只好拿著背包走人了。

对于曹大斌来说这是一个非常沉痛的打击,自己的生活刚刚有了一点点起色就这样说完就完了,不免让人感到有点可惜,曹大斌想到这里更加没有了主张,一个人走在陌生城市的街道上,不禁有一些茫然。

正在此时,曹大斌感到了一丝危险,回过神儿来扭头一看,自己已经走到了马路的正中央,一辆红色的本田跑车正向他急速驶来,慌张之下,也忘记了躲闪,只听见「吱!!!」的一声这辆车停在了曹大斌的身前,吓的他当时来了一个坐地炮(注:坐地炮的意思是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

只见一个身穿黑色套装看来也就二十几岁的年轻女孩急忙从车里跑出来,两只腿呈八字型跪倒在曹大斌跟前,将一只手搭在了他的肩膀上,战战兢兢的说:「先生您没事吧?要不要到医院去检查一下,这样在大街上行走是很危险的!!!你是不是迷路了,有没有朋友和你一起,你家住哪里,要不要我送你回家?」

这时,在他们两旁已经有了一些围观看热闹的过路人,唧唧喳喳说什么的都有,但是,大部分人都在说曹大斌的不是!!!(可能是因为日本的交通法规和其他国家不太一样吧!!!)

再看曹大斌让这位小姐一股脑问了这么多的问题,也没有反应,只是呆呆的看著这位小姐,小姐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深怕他脑袋摔出什么毛病。

其实曹大斌不是摔得有什么毛病,而是被身前这位小姐的美丽惊呆住了。

「太美了!!!MM170mm的身高,一种日本本土女人的体香扑鼻而至,那高高隆起的双峰在眼前起伏跌荡,还有她那微微翘起的美臀,尤其这身黑色的套装更加突出她的性感和华贵,真是惹火的身材。那纤细的小手搭在我的肩上,嗯,性感真他妈的性感,看她这身行头应该出身在一个名声显赫的家庭,有钱、有房、还有大汽车,多么吸引人,都说日本女人温柔贤淑,我一定不能就这样放弃了,我要上了她,(请有意者尽快拨打:110,呼看守所与之联系)我得想个办法,这样,我的生活也有了保证(想吃软饭),嘿嘿……!!!」

突然间曹大斌觉得有人把他的身体晃来晃去,晃走他的春梦,真就让她成为一个梦吗?

「喂!你是不是低能儿或者你是哪家医院跑出来的痴呆怔病人?呵呵!!!你还又聋又哑吗?哈哈!!!像你这么有个性的人我还是头一回遇见!」

曹大斌立即回过神来,摆了一个猫捉老鼠的丑态,一下将全身扑向了这位迷人的小姐的怀中,刚好把两个乳房握在手中,而膝盖部分也正好顶在了她下体的洞洞口,尤其是他那两只不安分的手,好像小偷偷东西一般的在人家胸前乱摸一通。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可把这位小姐的芳心给打乱了,还没等这位小姐有反应,就听:「噢!!!啊!!!我疼,疼死我了!!!你想将我撞死呀?我……我今天跟你没完,我要你陪偿我的损失?」

「不会吧!!!我的车丝毫没有碰到你,你哪里会疼?」

「你的车是没碰到我,可是我这一屁股坐在地上,后庭都开花了,再说,你和这辆破车突然间就过来了,吓得我都六神无主了,我这可是内伤!!!可你再看看,你还在旁边说我的风凉话!!!」

「好!!!好!!!好!!!你先放开我,你这样我很不舒服,咱们有话好好说,你不是说你有伤吗,那样就去医院检查一下好啦!!!这起事故我是有责任的,我并没说不管你啊?」

「你当然有责任,可是你以为去医院就可以把我的病治好了吗?我本来心里就不舒服,再加上你这一下子我感觉我的病情又严重了!啊!老天爷呀!!!快来给我评评这个理吧!!!我不活了!!!她蛮不讲理要把我送给医院就一走了之了!!!她太欺负外地人了!!!我不要去医院!!!啊!!!啊!!!」

「哎呀!我的小祖宗,我求求你别再喊了!你想去哪里就去哪里!你说什么我都答应你!只求你别再这样了!你看我的小脸蛋儿都红了!你这样一闹不都成了人家的笑话了吗?」

「嘿嘿!!!那我想去你家?」

单说那些跑来看热闹的过路人听完上面二人的对话,一起朝著曹大斌说:「好你个小鬼头再这等著人家上钩呢!!!我说你好好的干嘛跑到马路中间来,原来是想藉著闯车泡MM呀!!!」

再看曹大斌的脸上露出了洋洋得意的笑容,而这位小姐非常无奈的对曹大斌说:「你还嫌我丢人丢得不够吗?我越是不让你取笑我,你越不听,反而变本加厉的害我!!!我从来都没见过像你这么难缠的人,行了!!!我同意你到我家去了,如果我再不离开这个倒霉的地方,恐怕我再也没脸见人了!!!」

只见曹大斌从地上爬起来,如同发春的猴子一般窜进了这辆红色的本田跑车里,而这位小姐呢只是无奈的一笑,坐进车里、发动引擎和曹大斌一起扬长而去。

在车里曹大斌的嘴更是没闲著,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问道:「小姐相见即是缘,你又何必不好意思呢!!!你应该看得出来我本不是日本人,我来自遥远的中国大陆,在这举目无亲,能和你相遇证明老天自有安排,你又何必拒人于千里之外呢?噢!!!对了,我刚才说了这么半天,还没赶问小姐芳名?」

「噢!!!我叫白日操野子。」

「哇!!!真是一个让人想入非非的名字!!!好!!!好!!!好!!!可你为什么不问问我的名字?」

「因为,像你这样的小滑头就算我不问你,你也会抢著告诉我!!!」

「知我者莫过于你!!!我叫曹大斌。」

「你好坏呀!!!怎么还拿自己的名字和人家开玩笑?」

「我没有和你开玩笑,这是我小的时候我的父母给我起的一直到现在也没改过,你为什么会这样问呢?」

「你的名字真的好奇特,曹大斌,操大屄!!!」

这时车子开到了一座公寓的下面,靠边停了下来,二人双双走进了这座公寓,进入电梯间直达顶层,进入了白日操野子的房子。一进门曹大斌就被屋内的环境吸引住了,真是经典房型,装修典雅高贵,绝对是广大民众的家居首选,机会多多、奖品多多,惊喜尽在此地。

之后,白日操野子将曹大斌招呼到客厅的沙发上坐了下来,只见她倒了两杯法国的红酒,来到曹大斌身前给了他一杯,自己随即坐在了沙发的靠背上,翘起了那迷人的大白腿,并将另一只手放在了曹大斌的身上,吐气如兰的说:「来,咱们干一杯给你压压惊,小坏蛋!!!你计划的第一步已经得逞了,下面你还要怎么样,人家都把你领到家里来了,你还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呢?」

就在白日操野子说著的时候已经暴露出她淫荡的本性,用放下酒杯的手已经开始抚摸曹大斌的胸部,而另一只手则在他脸上划来划去的,可曹大斌呢,他什么时候见过这等架势,鸡巴一下子就立了起来,一把将白日操野子抓起,按到地上。「啊!!!我的小祖宗你别这么心急,慢一点,噢!!!你弄疼我了!!!不要,不要这样,你的动作好像不太规范,轻点,噢!!!慢慢来嘛!!!」

对于曹大斌来说,以前在内地上学的时候非常用功,别说做爱,就连女生的手都不曾碰过,这时再经白日操野子来这么一手,那还顾得上这么许多,一下子压在了白日操野子的身上,乱摸一通,肯定让这为白日操野子小姐有点不舒服。

「好啦!!!好啦!!!我的小冤家,你别,你慢一点,我人都这样了,你还急什么呀?行了,还是让我来吧!来,来你翻过来让我在上面,躺好喽?」

只见咱们的白日操野子小姐非常熟练的在他的脸颊上亲来亲去,用舌头时不时的在曹大斌的耳旁游走,然后又用小嘴儿来吻他的嘴儿,用舌头在曹大斌嘴里绕来绕去,两人此情此景好似一对新婚甜蜜男女一般。

这时,白日操野子慢慢的解开了曹大斌身上的衣服,与此同时也将自己脱了个精光。曹大斌定睛一看,见白日操野子那雪白的身体,两个犹如刚褪完皮的椰子般的大奶子,加上那让人欲仙欲死的小洞洞,怎能让曹大斌不动情,立刻将白日操野子翻了过来,向刚才那样骑在她的身体上,学著白日操野子亲他的模样去亲白日操野子。

这次曹大斌的举动可把白日操野子的芳心给打动了,呼吸慢慢的有点急促,可曹大斌呢,虽然已经知道如何接吻,下面的两只小手还是忙乱得不知如何,但他的手基本上还是在白日操野子的两个乳房附近摸来摸去。

曹大斌觉得两只手在上面非常奇妙,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滋味儿,可使曹大斌更觉不明白的是每当自己的一只手摸到白日操野子的一个乳房的时候,她的身体都随著颤一下,而嘴里边有时还哼一声,好像很舒服的样子。

曹大斌一看也不再和白日操野子接吻,而是将精力全身心的投入到了她的那两个大奶子上,用两只手像揉面般的不停搓揉,不一会儿,见白日操野子的脸上就有了一丝红润,再看现在的这两个大奶子也比先前要硬、要大的多。

只听白日操野子:

「噢!!!……啊!!!……太舒服了!!!唔!!!……我的小冤家别光是揉,快来!!!……吃吃我的奶子!!!很好吃的!!!噢!!!……噢!!……对了,就这样!!!噢!!!……你太聪明了!!!……一交就会!!!!……啊!!!……太棒了!!!……噢!!!……噢!!!……现在你可已用嘴咬住那颗黑色的乳头吸一下!!!噢!!!……嗯!!!……正确!!!……嗯……不要停!!!……这样的感觉太爽了!!!……啊!!!……而且……而且我好久没这样快活过了!!!……啊!!!……噢!!!……再吸的快一点!!……噢!噢!噢!……真听话!!!啊!啊!啊!……我下面好像已经湿了!!……嗯!!!……现在你再用你的嘴去下面的小洞洞亲一亲我的小穴!!!」

曹大斌听完后两只眼睛充满好奇的朝白日操野子下面的望去,可他根本看不到什么洞洞,只看见一片很久都没有人开垦过的秘密丛林,他慢慢的用两只手在上面探索,发现丛林的里面别有一番景象。

只见一滴滴透明的液体正从那个洞口中流出来,他不解的将自己的小嘴儿在上面舔了几下,感觉嘴里咸咸的、涩涩的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味道,总之好吃就好了。这时曹大斌发现在那个洞洞上面有一颗肉红色的小豆豆,晶莹剔透,他有意识的用舌尖在小豆豆上绕了几圈,他觉得随著这颗小豆豆缓缓增大的同时白日操野子整个人都有了变化,就好像要升天的模样。

「噢!!!……我爽死了!!!……我受不了了!!!……你……你可真会搞人家!!!……啊!啊!啊!……我不行了!!!……噢!!!……我要!!……我要你的大鸡巴!!!……我要你干我!!!……噢!!!……我……」

白日操野子一边说著一边将曹大斌反按倒在下面,抓起那早已勃起的阴茎对准自己的小穴「噗兹」一声将整个阴茎末入,非常有节奏的运动起来,这可是曹大斌从未有过的奇妙感觉,好像要进入人间仙境一般。

自己不知不觉的随著白日操野子的动作也上下抽送起来,可没过多久,只见曹大斌的身体紧缩,好像全身的力量都集中到了龟头这一点上,一阵痉挛把自己积攒了二十几年的精液一滴没剩的全部射到了白日操野子的子宫里,终究是一个男人的第一次,能到这步田地就已经不错了。

而白日操野子这时已经是处于半昏迷状态,可她感觉没多一会儿曹大斌的肉棒,在她体内又硬了起来,噢!!!没办法了只有再干了!!!二人就这样一晚足足干了五六次,最后,干得曹大斌是欣赏软力衰,当然也把白日操野子弄了个精足穴饱,二人相拥而眠。

「哇!!!坏了!!!我上班要迟到了!!!」

随著白日操野子的一声尖叫把正在旁边熟睡的曹大斌也吵醒了,他慢慢的睁开两只眼睛,朝著白日操野子说:「你还在上班吗?在哪里,可不可以带我一块去,顺便给我找个活儿干干?」

「哦!好啊!我们公司正在招收新员工呢!我可以帮你问问!」

白日操野子知道曹大斌背井离乡,在日本东京这个陌生的城市生活一定很艰难,又一想昨晚他那粗长的大鸡巴,每次抽插都顶在自己的花心上,好不快活!这么好的极品肉棒子,哪能只是自己享用,藉著这个机会让他在公司里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既可以减轻生活和学习上给他带来的负担,也正好让我的那两个好姐妹试试这小子的极品肉棒子,白日操野子想到这里感觉自己骚穴里的淫水不住的往外流,小脸儿一红,跑进了卫生间。

片刻间,白日操野子从卫生间里走了出来,见曹大斌已经穿好身上的衣服站在那里等著她,只见他心怀不轨的朝白日操野子淫笑著说:「喂!你刚刚不是说上班已经迟到了吗?怎么还在卫生间里这么半天,哦!我知道了,难不成是你昨晚还不够销魂,又想我的那个……!」

「好了啦!你坏死啦!你怎么把人家想得那么淫贱啊!别说废话了,如果我们不马上走,别说你的新工作得泡汤,就是连我也得下岗!」话音未落,见白日操野子拉起曹大斌走出公寓的大门,一起上了白日操野子的本田跑车驶向了她的公司。

这是一家日本东京最大的海外投资企业,座落在闹市区,二人驱车来到这里,首先映入曹大斌眼帘让他惊叹不已的是这座大楼的雄伟壮观,足足有四十多层高的大楼,外面全部是用铂金镀成的,犹如孙悟空的金箍棒一样。

走进大门,站在那典雅的大堂之上,这眼前的景象让曹大斌感觉自己已经走到了梦想的天堂,望著眼前美好的一切全然不觉的站在原地愣住了,这下可把站在旁边的白日操野子给逗乐了,望著愣神的曹大斌笑眯眯的说:

「怎么样!够气魄吧?全东京最先进的技术都应用到我们这座大厦里来了,你在大陆是看不到的,行了!别看了!如果你一会儿表现突出,以后就很有可能成为这座大厦中的一员,到那时你天天都可以看得到!」说著,白日操野子拉起正在发呆的曹大斌朝著电梯的方向走去。

两个人上了电梯,电梯缓缓地向上行驶,不一会儿来到了大楼的26层,这一层是这家公司的公关部,由白日操野子和随后即将出现的上川脱裤子、骚口尿盆子三个人组成,主要处理的是公司和客户之间的公共关系,所以这一层的主人就是她们三个人,真是好不快活!

这时白日操野子和曹大斌走出电梯,好像一对刚刚度完蜜月的情侣,手拉著手徒步来到了白日操野子的办公室,刚一进门就被早已等在里面的上川脱裤子给截住了,她看到白日操野子和一个陌生人在一起,不禁地朝著白日操野子一笑,说道:

「我说你这一大清早的不来上班,原来家里养了这么一个小白脸儿,怎么样?够受用吗?是不是昨晚让他搞得今天都起不来床了?呵!呵!」

「快别这么说!人家都有点不好意思了!」

「那你是承认了!」

「好啦!我的姑奶奶你就别在那里挖苦我了!我现在就够受的了!」说著,白日操野子将一根手指向曹大斌一指,朝著对面的上川脱裤子说:「来,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我昨天才刚刚认识的大陆留学生,他叫曹大斌,」又指了指对面的上川脱裤子,朝曹大斌说:「这是我的同事也是我的好朋友,上川脱裤子,她可是我们公关部的骨干力量!」

经过白日操野子对两人的一番介绍,二人双双给对方鞠了一个深躬,与此同时白日操野子又将昨日如何与曹大斌相识的和她的好朋友上川脱裤子说了一遍,然后三人相互礼让对方在办公室坐了下来。

刚一坐下来,上川脱裤子就对著曹大斌问个不停,不一会儿两人就越聊越投机,白日操野子见状嫣然一笑,对著他们二人说:「看你们聊了这么半天肯定也口渴了,我去外面给你们拿杯矿泉水去,你们不用管我,继续聊!聊吧!」说完,白日操野子起身朝门外走去。

而这时的曹大斌和上川脱裤子丝毫没有察觉到白日操野子的离开,二人还是在那里唧唧喳喳的说个不停,又聊了一会儿,只见上川脱裤子从桌子下面抽屉里抽出了一张小纸条,拿起桌子上的一支笔,在上面不知写些什么,足足过了三分钟,上川脱裤子拿起那张先前写好的小纸条朝著曹大斌走去,她来到他身前一句话也没说,只是将那张纸条硬塞给了曹大斌,掩笑离去。

再说曹大斌,只见他拿著上川脱裤子刚才给他的那张小纸条,傻傻地坐在那里一脸雾水琢磨不透,随即打开纸条,见上面写道:

「中国人,自从你进门的那一刻开始,听到你的名字『操大屄』时我的下体就开始不安份起来!再加上刚才咱们两人聊天的时候让我倍感亲切,其实,最使我兴奋的是你裤裆里那高高鼓起的阳具,让我心中立刻荡起了一片涟漪!

我之所以要离开是因为我小穴里的淫水已经川流不息的涌了出来,我实在是无法忍受你胯下的大肉棒给我带来的刺激,就算所有的日本的男人天天对著自己的阳具『日本人』,也永远不如你的阳具此刻给我带来的快感,当时我恨不得马上跑到你的身边,抓起你的肉棒,含在口中!好好品尝一下大陆进口香肠的美味!

斌!我是一个放荡、淫贱而不知廉耻的女人,一见到男人的肉棒我好像全身都不再受我个人支配,我不是控制不住我自己,我是不想受控制,因为我喜欢这种感觉,请原谅我的冲动!」

其实,曹大斌看到一半的时候心中的欲火已经是冉冉升起,再往后看更是欲火难奈,把整张文字看完后,正不知要到何处去泻掉心中欲火的时候,就听外边传来了女人的淫浪的叫声,曹大斌立刻起身朝著声音传来的地方走去。

跟随著这淫乱的叫声曹大斌转眼间来到了这层楼的员工休息室,再听这女人淫乱的声音要比先前听到的更加剧烈,这时曹大斌强忍著心中的欲火,轻轻地推开了休息室的大门,往里一瞧,顿时心里叫骂道:

「好哇!这两个不要脸的臭婊子,一个说出去拿矿泉水,而另一个说饥渴难耐,这可倒好,拿来的矿泉水我一点没喝著,直接给她止渴了!这是TMD什么白领、骨干?我看全是淫娃荡妇。而且在光天化日之下放著我这么一个大号鸡巴猛男不玩,可到好,两个人在这儿玩同志!刚才还口口声声的说什么日本人的鸡巴不如我的粗长,现在看来纯粹就是看不起我们中国人的鸡巴,为了在日本树立中国鸡巴的形象,今天我就代表中国十四亿人口操死你们这两个日本女人的大骚屄!」

原来在休息室玩儿同志,让曹大斌如此感慨的两个女人不是别人,就是白日操野子和刚刚认识的上川脱裤子。

只见两个人玩儿的正性起的时候,休息室的大门突然被人推开,只见一个鸡巴顶著裤裆、头发直立、两眼冒欲火的年轻男子闯了进来,他就是曹大斌本人,这下可把正在嬉戏的白日操野子和上川脱裤子吓了一大跳,当时二人就双双拥抱一起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的看著曹大斌。

只听见曹大斌一进门就破口大骂道:「你们这两个骚娘儿们把我丢在了一边不管,跑到这里寻快活来了!白日操野子你可真是屄大性更大,昨晚让我干了五、六次,每次干得你都是高潮迭起,没想到你今天还这么能干!真没看出来你有如此功力,兄弟我佩服!再说你上川脱裤子,自从刚才你我二人聊天开始,我的鸡巴被你的双眼无数次的强奸,离开的时候还用一张小纸条来勾引我,难道你那张纸条上写的全是假的吗?你不觉得你的玩笑有点开大了吗?」

二人听玩曹大斌慷慨激昂的讲话,同时将目光投向他,只听上川脱裤子淫笑著说:「宝贝儿!你误会我们了,我们这不是在搞同志!你和她刚一进门的时候,看见我在白日操野子的办公室,那并不是巧合,其实我正在那里等她和我一起做我们公关部的每日一课!」

「什么!做爱不叫做爱,叫每日一课,你们也不怕玩儿时间长了被你们的阴精给淹死!」

白日操野子听完急忙答道:「不是你想像的那个样子,我们这样做完全是为公司的客户著想,因为公司的客户大部分都来自非洲,他们一来,我们小穴的末日就到了,所以我们经常的相互锻炼,一来可以给客户更多时间的刺激,另一方面也可以健穴强精,减少非洲大棒棒给我们小穴带来的攻击!说到这里,我想你应该全明白了吧?」

听到这里,曹大斌点头一笑,朝二人说道:「我已经全明白了,为了表示我的诚意,我决定以后天天做你们的陪练教官,并且定期给你们每个人做一个测试,评选出本部门的健穴强精第一骚货!」

听著曹大斌的一番建议,再看白日操野子和上川脱裤子二人的骚穴中已经流出了一小部分的阴精,顺著阴毛滴在了休息室的地毯上,曹大斌见时机已成熟,迅速地脱掉了身上的衣物,手里托著硬邦邦的陪练工具,朝著想吃他鸡巴上川脱裤子走去。

可说时迟,那时快,没等曹大斌上前,两个女人已经将其按倒在地,只见上川脱裤子一把抓住曹大斌又硬又热的阳具,张开大口,狼吞虎咽般地品尝著这根来自异乡的大鸡巴,只见她用舌尖非常纯熟地舔弄著曹大斌龟头上的马眼,双手拖住他的睾丸,像是在玩逍遥球一般左右摇晃,弄得曹大斌连连叫好,呼声不止:「嗯!好……!……啊!……舔的我好舒服!……继续!……噢!……对!……是这样!……舔我的马眼!……快舔!……再用你的一只手抚弄我的阴茎!……就这样!……噢!……你的口技可真是一流!」

听到这里,上川脱裤子急忙解释道:「你可能还不知道吧?我的口技可是受我们公关部精英骚口尿盆子的真传,有机会一定再让你领教领教我师傅的厉害!唔!……好吃!……嗯!……味道好极了!……嗯!……说实话我从未吃过这么好吃的鸡巴!……每一次吞下去都顶到我的嗓子眼里!……噢!……我还要继续吃!」

「没问题!唔!……我们中国人一向是非常愿意帮助人的!……俗语说的好『好吃多给嘛!』……啊!……你今天想吃就让你吃个够!……快弄……快!」

而这时,站在旁边白日操野子的小穴早已经是瘙痒难奈,再看到此时的情形,立刻想到,虽然昨完已经领教过曹大斌的插穴工夫,可就是不知道他的口技如何,所以她转到了曹大斌的上半身,把小穴对准了他的小嘴儿,将身体直蹲下去,来了个嘴儿对嘴儿。

只见曹大斌的舌头立刻伸进了白日操野子的骚屄,好像一只猛蛇一样,在她大屄屄的周围游走,曹大斌用双手拨开了她的大阴唇,向著小穴的最深处舔去,弄得白日操野子淫态百出。

过了一会儿曹大斌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朝著白日操野子屄屄上高高鼓起的小肉壶舔去,那阴蒂在曹大斌舌头的滋润下,慢慢地变大,白日操野子整个人也起了强烈的反应:

「噢!……我……我要上天了!……我爽死了!……啊!……你太会弄了!……我的小骚穴都要被你添爆炸了!……我太舒服了!」

就这样三人持续战斗了一会儿,只见上川脱裤子站起身来,将骚穴对准曹大斌的鸡巴「噗滋!」一声将阳具整根末入小穴里,自己自足地上下摇晃有三百抽,只感觉全身一阵抽搐,一股阴精从体内流出。

此刻的曹大斌感觉阳具被一片温暖的液体所包围,也忍不住将自己的阳精一滴没剩的射入上川脱裤子的子宫里,而白日操野子早就不行了,只是强忍著高潮的来临,看到此时的情形,收缩了一下小穴,就这样又一股阴精全部喷洒在了曹大斌的脸上,曹大斌感觉脸上烫烫地好不舒服!

三人全部晕倒在地上,相互爱抚了一会儿,一起起身整理好身上的衣服,向办公室里走去。(三)

上次写到曹大斌、白日操野子和上川脱裤子三人在公司的休息室狂欢泻欲之后,三人各自整理好自己的衣物先后回到了办公室。

来到办公室,曹大斌瘫软地坐在了沙发上,双眼微闭,好像在回忆著刚才的情形,而白日操野子和上川脱裤子二人正在商量怎么向她们的上司骚口尿盆子解释这个突如其来的大陆猛男曹大斌,并且还得说服骚口尿盆子让曹大斌留在公司里工作,两个人非常投入的坐在那里你一言我一语的分别讲述著自己的见解和办法。就在她们为曹大斌的工作问题争执不休的时候,推门而入进来了一个三十多岁的中年女人,这时白日操野子和上川脱裤子立刻停止了争论,走上前去一齐叫道:「骚口经理好!」

骚口尿盆子朝著二人一笑说道:「我刚才在门外就听到你们二人在屋里唧唧喳喳的叫个不停,是不是又在发浪?」

二人小脸一红,一同朝著软在沙发上的曹大斌望去,对骚口尿盆子说:「还不是为了这个小冤家,他快要把我们两姐妹给搞死了!您可要为我们报仇啊!」

「哦!他真有你们说的这么厉害?」

「当然了!」二人齐声道。

此时骚口尿盆子听完白日操野子和上川脱裤子的汇报,心中已经有了打算,朝曹大斌的下体看了一眼,马上对著二人说:「我现在要确认一下你们刚刚所说的话,把他带到我的办公室里,然后你们就回到各自的岗位!」

听完骚口尿盆子的话,二人嫣然一笑,走到沙发跟前,揪起曹大斌,把他带到了骚口尿盆子的办公室。

曹大斌摸不著头脑地被二人带来这里,这时他看到白日操野子和上川脱裤子满脸淫笑,好像在暗示些什么,转眼间就离开了,屋内只剩下曹大斌和骚口尿盆子,只听曹大斌说:「你好!请问你是谁,我们好像不认识,你为什么把我带到这里来?」

「哦!我忘了自我介绍,我叫骚口尿盆子,是公关部经理,也是公司里的精英,刚才我进门的时候看到你在睡觉,我就没叫醒你,你的情况她们两个人都跟我说了,我之所以把你叫进来,是因为……!因为……!人家不好意思说嘛!」

「呵呵!你不用说了,我明白了!你是不是听外面的那两个骚货说被我干的……!然后你也想试一试?」

「你好坏!你怎么说的这么直接,让人家多难为情!」

「那你是默认了!」说著曹大斌上前将骚口尿盆子纳入怀中,轻轻地吻著她的嘴唇,而下面的一只手已经伸进了骚口尿盆子的酥胸,抚摸著硕大的乳房,曹大斌感觉她的大嘴儿与白日操野子和上川脱裤子截然不同,亲得他嘴里发麻,那舌头径直朝曹大斌的嗓子眼游走,好像都要窒息了,感觉太奇妙了。

没过多久曹大斌被骚口尿盆子的小嘴儿弄的是欲火高升,只见他非常敏捷地把身上的衣服褪去,像饿狗扑食般地将骚口尿盆子压在了办公室的桌子上,一通乱扒,也将骚口尿盆子弄了个精光。

二人肌肤相亲,相互的抚摸了一会儿,就听见骚口尿盆子说:「不要老是摸我的奶子,快!……快用你的小嘴儿啧啧!」

曹大斌听完立刻将小嘴儿转移到了她的乳沟,用小嘴儿在四周围亲了起来,慢慢地来到了左边的乳房前,伸出舌头,上下添弄著骚口尿盆子的乳头,时不时地还用牙在上面摩擦咀嚼。

而另一只手则伸向了她的无底蜜洞,先是将中指放在肉缝中间摩擦一会儿,待洞中流出淫液侵湿了手指的时候,小心翼翼地拔开她的阴唇,毫不费力地将一根手指伸入洞内,轻轻地抽送起来。

随著淫液不断的涌出,骚口尿盆子的身体也跟著起了变化,脸上有了一丝红润,好像非常满足的样子,提起自己的屁股迎合著曹大斌的手指左右摆动。

曹大斌见状将一根手指拔出,而在进入的时候却用了两根手指,一边抽送,一边已经将小嘴儿由乳房慢慢移到了骚口尿盆子的小穴前,用另一只手轻轻拔开上面的阴唇,将舌头伸进去,用舌尖探索著她的阴蒂,渐渐地曹大斌感觉舌尖上的小肉壶在慢慢地长大,同时插在小穴里的那两根手指也加快了速度。

「噢!……太爽了!……啊!你太会弄了!……我要上天了!……我受不了了!……啊!……快!……快把你的鸡巴拿过来,我要吃!」

于是曹大斌转了转身子,和骚口尿盆子摆开了69的架势,各自品尝著对方生殖器,不一会儿工夫,曹大斌的鸡巴在骚口尿盆子的嘴里就膨胀了,顶得她的

腮帮子都鼓起来了,看起来很好吃。

只见骚口尿盆子用手抓著曹大斌的阴茎,用舌尖舔弄著他的龟头、马眼,看她那吃鸡巴的技术,真是一流,要不然能是公司里的精英吗!

要知道骚口尿盆子天生长了一张血盆大口,后来经过调教,现在在公司里绝对是顶尖高手,曹大斌的鸡巴在她嘴里感觉到了前无古人,后无来著的前所未有的震撼。

他忍不住道:「小骚货!……唔!……你人就够骚了,没想到你的嘴更骚!……弄的我爽歪了!……噢!噢!噢!……快吃!……怎么样我这个国货精品的味道还算过得去吧?」

「嗯!……好吃!……进口货就是不一样!……在我们全日本找遍大街小巷也找不出像你这样大小尺寸的鸡巴!……啊!……我太幸福了!……嗯!……我要让他永远留在我的嘴里!……我要天天都能吃到!」

「哇!……啊!……你也太自私了吧?……把我的鸡巴天天放在你的嘴里,我要是尿尿可怎么办呢?」

「没关系!……就尿在我的嘴里吧!……你就拿我的嘴当夜壶好了!……只要有大鸡巴吃我什么都不在乎!」

「刚说你的嘴比你的人骚,你还真……!」说著曹大斌就将一泡尿一滴没浪费的全部撒在了骚口尿盆子的嘴里,狠狠地噎了她一口,甚至有一部份已经从她的鼻子眼儿里漾了出来。

正在这时,办公室的大门突然开了,二人将目光投去一看,是白日操野子和上川脱裤子,原来她二人并没有离开,而是在门缝外相互爱抚,观看著骚口尿盆子办公室里的春情,尤其看到曹大斌将一大泡尿尿在骚口尿盆子嘴里的时候,二人都受不了了,一时站立不住倒了进来。

曹大斌一笑,朝她们二人说道:「好啦!……既然来了就别站在那里……还不赶快过来!……让你们的经理好好舒服舒服!」

话音一落,只见曹大斌起身抱起躺在桌子上的骚口尿盆子,来到沙发前将她放下,此时白日操野子和上川脱裤子也跟了过来,曹大斌摆好了自己的位置,提起那早已涨得难受的大鸡巴,对准骚口尿盆子的骚屄,粗腰一挺,将整根阳具没入在她的小穴里。

而白日操野子和上川脱裤子在两旁双手握著骚口尿盆子的乳房,像揉面一般地玩弄起来,再看骚口尿盆子则张开双臂,将两只手伸向白日操野子和上川脱裤子的下体,划弄著她们的屄屄,而曹大斌还是在那里抽插著。

只听见骚口尿盆子淫叫般地说:「啊!……太舒服了!……噢!……我的小穴快要被你的鸡巴插爆炸了!……唔!……这是我从来都没有的感觉!……我要上天了!……我的大鸡巴哥哥!……你!……你太会弄了!……插吧!……插死我这个不争气的骚穴吧!」

「噢!……你的屄也够骚的!……今天我就插死这个!……浪屄!……骚屄!……让你尝尝中国人的鸡巴!……让你知道中国人可不是好惹的!……干!……干!……干死你!」

曹大斌说著足足又插送了百余抽,正在这时他感觉自己的鸡巴突然被骚口尿盆子的小穴紧紧地包围住,一股滚烫的阴精从她体内流出,全部喷洒在曹大斌的龟头上,他立刻感觉自己的身体一阵痉挛,迅速将屁股向前一顶,一股阳精射在了骚口尿盆子的体内,和她体内的阴精在阴道口汇合了,当曹大斌将阳具从骚口尿盆子体内拔出的时候,只见她的骚屄里源源不断地流出爱液,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笑容,曹大斌见状,对著这三个女人说:

「你们真不愧是现代企业的白领、骨干、精英,我算是明白了,今后我就在这里工作,天天来操你们三个现代白骨精!」

  也许你喜欢